新闻专题

小说与戏剧:时代演进中的艺术表达 ——茅盾文学奖得主陈彦长篇小说阅读分享会在南京举行

j9九游会|欢迎您 | 2021-05-28
分享到:

  去年一部由陈彦小说《装台》改编而成的同名电视剧热播,大众不仅被主人公刁顺子酸甜苦辣的生活故事吸引,更由此认识了戏剧舞台背后的特殊群体——装台人。近日,陈彦的最新力作——长篇小说《喜剧》,由j9九游会|欢迎您出版。

  5月22日,由j9九游会|欢迎您、中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联合主办的“小说与戏剧:时代演进中的艺术表达——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陈彦长篇小说作品阅读分享会”在南京鼓楼区图书馆举行。

谈喜剧:这部小说包容载重叩问喜剧精神

  《喜剧》作为陈彦“舞台三部曲”的收官之作,与《装台》《主角》一起,演绎出戏剧世界的众生相。在这部作品中,陈彦将目光聚焦于戏剧舞台上容易被人忽略的喜剧演员,通过名丑贺少天(艺名“火烧天”)之子贺加贝、贺火炬两兄弟曲折的学艺、演出、办剧场之路,于世态人情之变中叩问喜剧精神、参悟人生奥秘、谱写梨园传奇,在密织细节中彰显现实主义精神、讲述别具一格的“中国故事”。

  “《喜剧》是我十几年前开始写的作品。”陈彦说,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他再次将它翻捡出来,再次衔接十几年的创作。

  陈彦以贺氏一门父子两代人的生活和命运为主线,在戏与人生的交相互动中牵连出广阔的人间世各色人等的生命情状——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诸般际遇所致之起落、成败、得失、荣辱等等不一而足,并于此间表达了对戏曲与历史、时代和现实关系的透辟理解。

  以喜剧笔法写就喜剧演员(丑角)悲喜交织、跌宕起伏、动人心魄的生命故事,陈彦表示,喜剧也是人类生存智慧的体现,“喜剧有度,具有深刻思想,并对未来有着深邃把握。”小说中,陈彦戏谑与反讽笔法的背后,乃是愍念众生、长劫沉沦的大悲悯情怀;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热闹之中,实则隐藏着广大的寂寥和冷清。故此《喜剧》虽悲喜参互、否泰交织,底色亦堪称悲凉,却仍有不可遏止的振拔力量,蕴含包容载重、化成天下之复杂寓意。

谈戏剧:这部百科全书是历史与时代风貌的展现

  作为当代著名作家、剧作家,陈彦曾创作《西京故事》等戏剧作品数十部,三次获“曹禺戏剧文学奖”“文华编剧奖”,著有长篇小说《主角》等,该作获得第十届茅盾文学奖。

  徜徉在小说与戏剧的两个舞台,小说人物交相辉映,组成了陈彦笔下色彩斑斓的戏剧世界。在陈彦看来,正是在剧团工作和生活的经历为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从生活的本质里面去寻找真实的感受,反哺到角色上。

  “我在剧团当专业编剧,做研究,做管理,无形中获取了这个行当的诸多隐秘,那是无尽的历史沉积,也是无穷的源头活水。”25年的文艺团体经历,让陈彦的小说创作与戏剧舞台不可分割,“戏剧就是一部百科全书,戏剧和小说都是历史的缩影与时代风貌的展现,优秀的小说创作者同样不要忘记戏剧,努力展示时代演进中的历史变迁,宽阔地状写时代与人性。”

  陈彦表示,莫言的处女作创作,就是从话剧起步,而目前莫言也正在为家乡戏剧进行创作,“优秀的作家都会融入戏剧创作。”陈彦认为,借由浓缩的舞台可以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谈南京:这里人文荟萃让人敬畏

  此次来宁,除了与南京读者分享交流创作,陈彦也为此次在宁举办的第30届中国戏剧梅花奖与第24届曹禺剧本奖,留在南京20天。

  “我20多岁的时候就来过南京,这是我在这里呆的时间最长的一次。”陈彦回忆,“南京市一座文化之都、文学之都,这里产生了很多大作家,从古至今这里都是一个人文荟萃的地方,能在这里与读者分享自己的创作,是一件非常愉快和荣幸的事情。”

  陈彦表示,写作者总是希望有更多读者来关注自己的创作,“创作是作家对社会、对自己心灵以及世界的认知和记录,有时是很个人的事情。但写作的时候,就自然会与人群、世界发生互动产生关系,自然希望作品能让更多读者阅读到。”在南京的这20多天,让陈彦再次领略南京的历史人文,“这座城市历史文化与现当代文化交融,让人非常敬畏,到南京来也是非常好的学习机会,这里有很多值得我们认真学习研究的东西,包括与读者一起互动交流。”

《喜剧》

  《喜剧》是以喜剧笔法写就之喜剧演员(丑角)悲喜交织、跌宕起伏、动人心魄的生命故事。作者以贺氏一门父子两代人的生活和命运为主线,在戏与人生的交相互动中牵连出广阔的人间世各色人等的生命情状——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诸般际遇所致之起落、成败、得失、荣辱等等不一而足,并于此间表达了对戏曲与历史、时代和现实关系的透辟理解。贺加贝一度背离乃父火烧天所持守之价值观念,而在喜剧之“邪”路上愈行愈远,终至于喜剧人生转为悲剧收场。贺火炬却因偶然机缘幡然悔悟,于世态人情之常与变中顿悟喜剧艺术持守“正道”之重要意义,从而开出喜剧人生贞下起元、峰回路转之新的可能。其间世情之转换与个人命运之复杂交错,艺术创造与生活和人民血肉相关之内在联系等等,皆有艺术化的独特处理。就中人事代谢、往来古今,悲中有喜,喜中含悲。戏谑与反讽笔法的背后,乃是愍念众生、长劫沉沦的大悲悯情怀;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热闹之中,实隐藏着广大的寂寥和冷清。人事悲喜无常、起落无定,教人感慨系之,浩叹不已。人物命运之转换一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四时更迭、阴阳消长之天地节律,包含是非毁誉、进退荣辱、奇正相生之复杂隐喻。然无论境遇如何,即便偶入歧途,正大人物终究可以意会到作为历史的中间物的个人之于艺术、文化因革损益的时代责任,并朝向精神和技艺的“上出”一路。故此《喜剧》虽悲喜参互、否泰交织,底色亦堪称悲凉,却仍有不可遏止的振拔力量,蕴含包容载重、化成天下之复杂寓意。

  《主角》

  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

  《主角》是一部动人心魄的命运之书。作者以扎实细腻的笔触,尽态极妍地叙述了秦腔名伶忆秦娥近半个世纪人生的兴衰际遇、起废沉浮,及其与秦腔及大历史的起起落落之间的复杂关联。其间各色人等于转型时代的命运遭际无不穷形尽相、跃然纸上,既发人深省,亦教人叹惋。丰富复杂的故事情节,鲜活生动的人物群像,方言口语的巧妙运用,体现出作者对生活的熟稔和叙事的精准与老到。在诗与戏、虚与实、事与情、喧扰与寂寞、欢乐与痛苦、尖锐与幽默、世俗与崇高的参差错落中,熔铸照亮吾土吾民文化精神和生命境界的“大说”。作者上承中国古典文学及思想流脉,于人世的大热闹之中,写出了千秋万岁的大静。而经由对一个人的遭遇的悉心书写,让更多人的命运涌现在他的笔下。忆秦娥五十余年的人生经历及其心灵史,也成为古典思想应世之道的现代可能的重要参照:即便内忧外患、身心俱疲,偶或有出尘之思,但对人世的责任担当仍使她不曾选择佛禅的意趣或道门的任性逍遥,而是在儒家式的奋进中觅得精神的终极依托。作者笔下的世界,不乏人世的苍凉及悲苦之音,却在其间升腾出永在的希望和精进的力量。小说遂成浩浩乎生命气象的人间大音。

  《装台》

  该书以装台人刁顺子的生活遭遇为线索,写出了西京城各色人等的生活情状。既有对以靳导为代表的艺术家群体的形象刻画,也有对与刁顺子一同装台的大吊、墩子、三皮等“底层”人的艰难生活的详细铺陈。可谓呈现了“广阔的社会生活”,一个“盛大人间”。作品展现百色人生,紧接地气,却又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知所未知,既扎实,又奇异,既合情理,又绝顶新鲜古怪的当代中国故事。读来令人不忍放下,击掌称快!虽然身处“底层”,刁顺子仍然有他的责任,有他的担当,有他对家庭,对社会的一份责任心和爱心,有他的价值坚守和生命的尊严。是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精义所在。

  《西京故事》

  《西京故事》讲述了一位乡村干部、前民办教师罗天福率领一家四口来到西京城,靠打饼度日,为考入西京城名牌大学的一双儿女提供支持,全家人在城市生活中所遇到各种始料未及的情况,一次次感受到生活的不易和人间的爱,并*终融入城市生活,重新确立了生活目标,其生活面貌及思想境界得到提升的过程。小说真正写出了我们这个时代里在都市的沼泽之中苦苦挣扎着的小人物们的命运。以强烈的忧患意识、鲜明的时代气息和饱满的人文情怀直面当下精神问题,呈现出独特的思想与艺术品格。

作者简介

陈彦

  当代著名作家、剧作家。曾创作《迟开的玫瑰》《大树西迁》《西京故事》等戏剧作品数十部,三次获“曹禺戏剧文学奖”“文华编剧奖”,作品三度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五次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创作长篇电视剧《大树小树》,获“飞天奖”。著有长篇小说《西京故事》《装台》《主角》。获2015“中国好书”、首届“吴承恩长篇小说奖”,入选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获2018“中国好书”、第三届“施耐庵文学奖”和

  小小戏曲舞台,大大人间《喜剧》

  喜剧是人性的热能实验室 ——长篇小说《喜剧》后记

  茅奖作家陈彦最新力作《喜剧》出版:一出包容载重,内涵丰富的人间喜剧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1/05/28 13:32:30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988cc1406f74ac87b1739d81dab12f88";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